首页
今天:
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史天地 > 长征印记

长征印记

日期:2016-04-29 09:52:05 作者:何纯 责任编辑: 信息来源:新闻中心

  为体验红军长征生活,感悟长征精神,寻找红军长征的足迹,弘扬爱国热情,近日,笔者和几位同事到万屯镇兴化村探寻1935年红军走过的长征路,搜集红军长征的点滴材料,感忆那段难忘的烽火岁月。

  笔者从万屯兴化(以前称倮黑)出发,经撵场至观音山,找到熟悉当时情况的当地老人李水渊,据老人介绍,“我的父亲告诉我,‘上世纪称兴化为菁头,是一个林木苍翠、人迹罕至、比较落后的地方,外界很少有人来,然而,19354月的一天,这里人声鼎沸,人山人海,到处是脚穿草鞋,头戴红五星的帽子,身穿浅蓝色军装的红军,他们队伍整齐,纪律严明,对老百姓秋毫无犯,一直向松林方向走去,晚上,后续部队就在寨子里老百姓家的院坝或路边休息,留下了许多标语”。在老人的带领下,笔者观看了红军经过观音山时,写在老人的先祖李大仙墓碑上的宣传标语,字迹虽经多年的风剥雨蚀,但用水洗擦后仍依稀可见其墨迹,我们反复用清水洗,终于辨认出一些字迹“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财产房”,又经李水渊老人仔细回忆,才完整地得出“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财产房屋归农民所有”。

  老人又介绍,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有一个叫刘启跃的人写了一篇关于万屯红军长征的情况我看过,依稀还记得。笔者根据老人的描述整理出红军在万屯的情况:19351月遵义会议后,红军三渡赤水取得了重大胜利,但此时并未彻底打破敌人的围剿,为实现完全摆脱敌人的围攻,只有绕道云南,从金沙江渡江北上入川。为实现这一战略构想,红军于321日至于22日从四川古蔺地区渡过赤水,直扑遵义,重渡乌江,佯攻贵阳,同时派出部队向东进发,做出向东与二、六军团会合的架势。蒋介石慌了手脚,急调滇军增援贵阳,在此情况下,红军一部分佯攻距贵阳较近的龙里的部队,主动调头南下,向云南方向挺进。413日,中央军委向各军团下达速渡北盘江,从兴义县境内入云南,袭取滇黔要地平夷(今富源)的作战命令。421日,中央红军在安龙的海子、兴仁交乐一带集结后,分兵进入兴义县境。422日,红一、三、五军团经过现在万屯镇的兴化—撵场—观音山—松林—娃寨下面的打巧(抢)湾经爬踏河(清水河上游)上的独木桥渡河,再经对岸崖壁下的险路至纳秧—品甸,最后到达威舍猪场。

  笔者又从观音山出发,经过了松林,沿途均为柏油路、水泥路,已难寻当年红军长征的印记,然而从此地的山势陡险中依然能感受到当年红军长征的艰辛。到达娃寨,在娃寨的热心人杨彦英老人的带领下,从娃寨下的铁路便道直下到打巧(抢)湾。此处三面环山,地势陡险,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顺着槽子下至河岸崖上。一路上笔者细细拍下红军走过这段路的照片和崖上题的三首诗,“深山巨水浪滔滔,红军过此把命抛。行客莫道前程险,忠魂助你志气高。”、“千尺瀑布万尺崖,修竹长林芋叶开。碓石木桥羊肠道,虽非名地永徘徊。”、“深山巨水浪滔滔,无舟无桥且阻挠。相思不必多忧虑,水枯石现有分消”。

  过了此崖,再往下是手爬岩,其路陡险只容得一人通过,过了手爬岩再过一平地,再下一崖,便到了爬踏河(清水河上游)上的独木桥桥头(这独木桥已经不存在了),据杨彦英老人说,是因河中央有一蹲大的千年石,桥是用一根木棒从河的这岸搭在这蹲千年石上,再从这蹲千年石搭一根木棒到对岸。据说是兴义市旅游局为开发漂流之需,把这蹲巨石炸了。

  到了爬踏河,虽然笔者没有看见独木桥觉得有些遗憾,但是两岸悬崖绝壁峭立,就像用刀子切过似的,崖下树林密布,林木苍翠;两岸相距30多米,河流湍急,清水滔滔,水声轰鸣。对岸的大偏岩与此岸的手爬岩相映成趣,却有“天门中断楚江开”“一线天”之感。真是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的险要之地,面对此景此情,回想红军当年要渡河是多么的艰难呀!杨彦英老人介绍,当年红军就是由此独木桥渡至对面崖壁下险路,经险路至纳秧—品甸,最后到达威舍猪场。

  此时的笔者很兴奋,用照相机把这一切都留在照片里,心里在想,是什么力量使红军始终不畏缩,不分散,不灰心,什么力量红军长期发出超乎常人的能力?红军能忍饥,能耐寒,能跑路,能高速度地行军,能果敢地冲锋,能坚决地打败强大的敌人;是精神,是中华民族魂,红军能团结成钢铁般的力量,去克服不能想象的一切困难。

  面对这滔滔江水、千丈绝壁,遥相往事,不禁思潮翻滚,总有一种想一吐为快之感。笔者一行即兴小诗《游红军长征路有感》:“悬崖绝壁似无蹊,青水滔滔过崖底。红军探求救国路,爬踏河边有天梯”;“崖壁河陡险,红军胆气豪。历史凭君吊,几番涌思潮。”是啊!波澜壮阔的二万五千里长征,虽然万屯镇兴化的长征路只是长征中的一栗,但可以窥见红军当年之豪气,红军不畏艰难险阻,为了救国救民,在红军的脚下,再大的困难,不过是泥丸而已。

  笔者在想,试验区正在飞速发展,全区干部职工、广大人民群众需要的就是红军长征的精神,只要全区人民齐心协力,努力建设试验区,笔者有理由相信,试验区建成千亿产值的国家级开发区目标就一定会实现。

 红军长征在墓碑上留下的宣传标语

红军长征在墓碑上留下的宣传标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