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今天:
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言论集萃 > 清明杂记

清明杂记

日期:2015-04-01 17:24:28 作者:余斌 责任编辑:zhx2014 信息来源: 点击数:

1.jpg

小雨不断,足底生寒。每年清明,活人都在缅怀死人,我承认,我缅怀的第一个死人是杜牧,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,老天似乎总在印证小杜的诗篇,他沾了清明的光,清明也因他更有诗意。他是死而不亡的,至少在清明。

出门俱是上坟人。挂纸,点灯,炸鞭炮。围着土堆做这些事,土堆里的人自然无法看闻,但飘飞的白纸和噼噼啪啪的响声却足以证明代代相传、生生不息。至于一些私心话,蜡炬成灰后也当入了土堆。今年兄妹三人凡事缠身,这些事情只有父母去做,不是也不敢忘本,心头始终有一柱香在燃给先辈。这柱香的第一缕飘向了杜牧,不闻诗书却长挂“耕读为本”对联的先辈们应该不会生气。

我在往返于望谟和兴义的路上,一路看到不少的人在相传中做这些事情,他们爬山涉水的虔诚让人心动。而更吸引我眼球的是:册亨和望谟桐花遍开,千山染白。我大概于六年前的清明前后见过这样的景象,当时景催胸臆,提笔写下《桐花开》。

 

桐花开

  桐花满坡满树白

  蓝天之独语 清明之孤灯

 

  不见伊人荷锄至

  但见风过作雨落

  桐花一路开

  我从远方来

  那不顾一切又难以释怀的独白啊

  一壶老酒 能否煮开

 

时隔多年再见,我看到的还是那漫过山坡的白,却提不起写诗的念头,或许是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,又或许是我已经“释怀”。可心始终安分不下来,并在里面生起一个想法:清明各上各家坟,天地无言却博爱,桐花当是天地在清明之季为亡灵点的一盏盏白灯,指引他们走上回家的路也指引走在路上的人。桐花年年开,素白独照人,早晚有一天,这盏灯也将为你为我亮起。

这点不同,竟让我心静起来,断了不能亲到坟上的隐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