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今天:
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艺术长廊 > 秋天的花果(四题)

秋天的花果(四题)

日期:2017-08-11 10:27:34 作者:依 雁 责任编辑:wyc2016 信息来源:新闻中心 点击数:

红 枣
  枣是秋日乡村身着红绫袄的小媳妇,妖俏可人,常因小事笑得花枝乱颤。
  这喜欢热闹的小媳妇,早早攀上乡间最高的枝丫,将涌进村庄的秋天张望。看呀,橙黄的稻谷在晒场上打盹,银亮的花生在箩筐里酣睡,谁家的小妹妹从棉田背回一片白云?
  当又一个如约而至的秋天在村庄的版图上绘出浓墨重彩时,每一棵枣树都成了农人的兄弟姐妹,拎几串玉米,背几捆芝麻,再让敦实的躯干支撑起堆积如山的红薯藤。土生土长的枣树和农人一起心甘情愿地背负起秋天的重量,站到了离富足最近的地方,幸福的红鞭炮挂满枝头。
  满身釉色的枣,和农人本色最接近的枣,是秋天长卷国画中一枚鲜红的印章,是秋天大篇幅诗赋中美丽的逗号和句号,有了它,秋天才算完整。

石 榴
  那么多石榴,那么多鲜红的石榴燃烧在秋日的天空里。
  她是来自西域的冶艳女子,红裙流火,绿鬓如云,不经意地开怀一笑,伶俐的牙齿上就飘出了如酒的歌声,把秋季撩拨得热辣辣的。
  酒盏、红唇、明眸流转,马队、剑影、朔风漠漠。一些往事变得比汉朝和塞外还要遥远。石榴,远嫁而来的新娘,早已在寻常百姓的庭院里站出一种母性的雍容与贤淑。
  阳光澄澈的秋天里,我站在南方一棵蹿动火苗的石榴树下,用目光表达我的艳羡和膜拜,想起父亲植下的那一棵石榴树,我第一次领悟到了石榴甜的味道,我最初的激情和灵感也是因此而来。
 

柿 子

 秋天的第一场霜落在柿树上,所有的柿子都充了血。
  仿佛天边飘过来的云霞,穿越天湖至蓝至清的水,抵达河畔,抵达屋角,抵达外婆的村庄。
殷红的柿子树是秋天深处日夜不熄的火把,点燃了外婆灶下的柴禾。九月九,外婆张罗着我最爱吃的重阳糕,红柿子是热气中亮亮的红灯笼,照我回家的路。
  亮亮的红灯笼,是不是也照亮了收割后的田垄?是不是也照亮了村口的古井?还有撒欢的小狗和嚼着干草的牛犊,以及山坡上淡紫的野菊花……那些秋天里我时时想起的东西。

桂 花
  是吴刚震落还是白居易寻得的那粒种子,轻轻绽放就飘散着月光的馨香,精灵般的香气,让一个秋夜暧昧起来。
  花香如水,夜风如水,灯光亦如水,汇聚斗室将我溶化为水一样透明湿润的流质,倒映着昔日的美丽细节和回忆。还是让想象漂泊吧,就像桂花的呼吸无处不在,越过青瓦粉墙,拥吻雕花的窗,在寻常巷陌抑或深庭广院里兀自漂流。
  月色倾城,花香也倾城,今夜一片甜美静谧,我对着窗前的桂影默默感恩。
  今夜,桂香伴着月华推窗而入,让我失眠,我用笔尖蘸取它芬芳的血液给秋天写信,告诉秋天,斑斓美色只会在白昼迷惑我的眼睛,而源自灵魂的香味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穿透我的心灵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