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今天:
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艺术长廊 > 戏说“隔壁老王”

戏说“隔壁老王”

日期:2017-08-11 10:30:01 作者:唐泽洋 责任编辑:wyc2016 信息来源:新闻中心 点击数:

  鸡年的三至四月份,我和老王前后被调入某文化部门工作。他在四楼,任正职;我虽高层人物般雄踞五楼,任常务——只有一名副手职位,想不常务都不行!大概,这就是宿命吧。
  老王长得很墩实,个头不高,粗手大脚的,连头上的黑白相杂的头发,也如刺猥般直立。一脸连鬓络腮胡,几天不修,便还原了老农的本色。加之,当过几年教师爷的他,端坐如桩,不苟言笑,一副师道尊严,冷如雕塑。初次晤面,会被他镇住的。他无论华堂开会还是陋室侃山,皆满面庄重,双眼如刺逼视你,一言不发。待你稀哩哗啦一通后,他才慢条斯里抓住你的七寸,高层建瓴地点拨:“自从盘古开天地,三根黄鳝有一斤。从兴义的历史上考证嘛……”那娓娓道来的哲思,言简意骇的结论,忧国忧民的神态,铿锵有力的手语,直唬得你云里雾里,恍若面对摩顶的高古禅师,正给你布道讲经,开示你早日顿悟。
  之前我和老王,分别在两个文化部门当副职,酷爱文学这一癖性,惺惺相惜般成了文友。我老家在顶效,他老家在郑屯,又成了“河那边”的大老乡。在工作之余,饭局桌上,便有了频繁的接触,特别是沿袭于农民血液的话题,彼此相似相同的观点便多了起来。情趣不同,层次相异的人,相处谈话尿不到一个壶里,很累。我与老王夏天不管坐沙发还是木凳,总喜欢,或者说下意识地,将裤腿卷上来,吃饭稀里哗啦地响,按贾平凹先生的说法,就是一副“村相”。法国人说,三代才能培养一个绅士,我们呢,才“半代”哩。我称他为“隔壁老王”。他知道,我讲的是办公室四、五楼之隔壁,并非段子高手们所言专占邻居便宜的那个“老王”!但也不可一笔抹杀他那“爱美”的小心肝。记得,有一次我们到书店“杀毒”返办公室。我在半路偶逢“班花”,便向老王介绍她原是我的“梦中情人,”虽徐娘半老,但有“资深美女”的基础,还是很富态丰腴的。当时,老王仅微微颌首,喉结上下蠕动,双眼斜视道傍绿树。事隔几天,在闲聊时,他突然问我的那位“班花”姓啥名谁?芳龄几许?老王属“闷骚男”。
  老王虽然进城当干部三十余年了,但他身上还是残存着若干农村老农的精明。在闲暇时光,他喜欢徒步,不,是狂奔!大概是属羊的缘故,在野外山间徒步时,他更喜欢不走正道,另僻蹊径去钻树林、窜草蓬、跳乱石。看他那兴奋,骄健的身影,走崎岖山路如履平地,不气喘流汗,此羊非绵羊,乃岩羊也。徒步返家,除了乡村野性得到满足外,还收获了野菜,什么猫耳朵观音菜纽子菜等等。他的理论是,凡猪能吃的,人也能吃,小时是打猪菜的能手,摇身一变,今天成了“野菜专家”,他还要借机吹嘘那些野菜有什么什么药效,怎么怎么安全环保,让吃的人保持心情愉快。一个星期徒步一两次,不仅锻炼了身体,还节省了绿色蔬菜的费用。一举两得,算盘打得精哪!
  老王喜欢读历史讲历史,尤其熟悉兴义明清以来的历史。这些看家本事,得益于他前几年分管文物的便利,再加之他原麾下龙虎、罗松两员猛将的灌输,当然也有他书斋死背硬记的苦功。只要有“学生”愿意聆听,老王会一下子如打鸡血般亢奋,平时轻言细语的习惯便会高八度起来。“你要听兴义刘、王、何、赵?还是古桥、古碑、驿道?还有刘氏庄园、何氏故居、王家大院……”我的天呀,那表现欲,酷似一个满手戴金戒子,脖拴粗项练的土豪,在街心花园正猴急左顾右盼,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穷鬼,便迫不及待双手扯着穷鬼双耳,高声呐喊:“听着,我有钱得很,钱花不完,咋办……”对讲课,老王似乎有瘾,大有传道授业、天将降大任于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。他到党校上课,内容是兴义地方历史文化,秩序很好,课后学员围坐请教,加之有人恭维他是“土专家”。老王得意了几天,逢人便说,党校上课能有这种效果,那是一般功夫?
  他有个独生女儿,不仅长得白净可人,还于去年考起了公务员,分数不低,老王自然喜上眉梢,忍不住自夸基因优质家教有方。因为喜爱读书,老王便有意培养成她的阅读兴趣,且报了中文专业。父女一上街,平时葛朗台般悭吝的老王会豪爽地对女儿放言:“去书店,老爹买单,随你挑选!”记得老王说,有次夸海口后进书店,眼看姑娘选了七八本书,心里便乍慌,怕囊中羞涩。还好,结算无碍,尽管钱包里仅剩5元钱。老王自嘲,摇头笑了笑,说,我这是癞疙宝垫床脚——硬撑!别人常说老王抠,其实,在孩子智力投资方面,他购书方面,老王从报社领到稿费,转手又奉献给书店。老王常说,有所好有所不好嘛!钱总要流通才好,卖文为了买书嘛!
  对他的评价,还是曾多年在他麾下又善于思考的龙虎文友说得透彻:“老王是个实在人!当官没有架子,又肯刻苦做学问,很难得!而今现在眼目下,误解水平随着屁股升的人多了。老王为人为文,就如同马岭河峡谷,岸上粗看没有什么神奇。待你慢慢深入河床,那两岸的石头千奇百怪,瀑布奇石、花花草草,很本色,很原生态。平时风平浪静,待上游洪水爆发,那峡谷里涛声震天,一泻千里的气势,便会使人目瞪口呆,震憾不已!”
  隔壁老王,他的网名叫“万峰成林”,我曾建议他改为“隔壁老王”,他未置可否。他是个典型的农村人加文化人,在兴义,此种唯学问为经的人不多了。特别是在随处都可听见银子响的急功好利环境里,尤其难得——虽然他有时不免有些迂腐,有些酸但这酸,恰好可以冲谈市侩和油腻……